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24小时新闻热线:028-85158585 违法和不良信息、虚假新闻举报:028-85327203

互联网搜索 本站搜索

交易总金额3666亿元

  

《讲话》说了许多新话,提出许多新命题、新判断,为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宝库增添许多新内容。其中有些内容,表面上看是常规的,如文艺与生活、文艺与人民的关系,但由于它紧密结合时代新状况,直面变化了的新形势,因之依然给人以强烈的新鲜感。以“文艺为人民”为例,这在马克思主义文论的长河中是并不鲜见的。但是,《讲话》把它定义为“社会主义文艺”的“本质”,确认它是决定“文艺事业前途命运的关键”。《讲话》认为,只有“真正做到了以人民为中心,文艺才能发挥最大正能量”;“文艺的一切创新,归根到底都直接或间接来源于人民”;“人民的需要是文艺存在的根本价值所在”;“为人民服务”应是文艺工作者的“天职”。这些言简意赅的论述,在马克思主义文论史上不仅划清了不同社会制度之间文艺属性差别的界限,而且通过人民需要文艺、文艺需要人民、文艺要热爱人民的逻辑阐释,通过呼吁解决好“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的问题,拆除“心”墙,做到“身入”“心入”“情入”,这样就把“文艺为人民”的问题提到了更高的层次,并且给人民美学观开辟了一片新的天地。